<noframes id="lz5n5"><listing id="lz5n5"></listing>
    <form id="lz5n5"><listing id="lz5n5"><meter id="lz5n5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<form id="lz5n5"><th id="lz5n5"></th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lz5n5">

    茄子更加懂你app丁香五夜天

    夜幕低垂,弦月高掛。

    中海市的夜晚格外熱鬧,霓虹燈閃爍,歌舞升平,人潮涌動,盡顯不夜城的風采。

    紫荊會所,坐落在一條還算繁華的街道上,集ktv、桑拿洗浴、美容養生等娛樂項目于一體。

    雖然算不上頂尖會所,但也能排在中等檔次。

    那里美女如云,是男人們的好去處。

    又是一個周末,會所里熱鬧非凡。

    工作員們都忙得團團轉,根本就沒有時間休息。

    但,唯獨一個身穿服務員制服的年輕人卻是什么都不做,大咧咧地坐在大廳沙發上。

    他叼著一根煙,雙腿架在茶幾上,吞云吐霧,盯著進出會所的女人們,嘴角浮現出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    “嗯,這個腿不錯,又長又直,只可惜長得有點對不起觀眾,勉強打七十分吧!”

    “咦?這個倒是長得不錯,只是身材有點走樣了,馬馬虎虎七十五分吧!”

    “哎,女人倒是挺多,可女神難尋??!”

    可愛軟妹饞寶寶私房潔白公主裙清純寫真

    年輕人搖了搖頭,很欠抽地嘆息了一聲。

    然而正當這時,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傳了過來。

    “尋哥!玫瑰廳有人鬧事!”

    “方大哥!對方來頭好像不小,該怎么辦???”

    “尋哥,這種情況也只能讓您出馬了!”

    只見,幾個服務員和保安急匆匆地跑了過來,有男有女,臉上滿是焦急之色。

    “鬧事?”

    方尋嘴角一挑,邪笑道:“正好閑著沒事干,走,去會會鬧事的家伙!”

    說著,方尋掐滅煙頭,站起身,朝著玫瑰廳的方向走去。

    “哈哈!有尋哥出馬,這件事妥了!”

    “那可不,上個月好幾起事件都是尋哥解決的,尋哥就是咱們會所的保護神!”

    服務員和保安們跟了上去,心里也有了底氣。

    很快,方尋等人便來到了一樓的一間名叫“玫瑰廳”的ktv包廂。

    只見,包廂門口圍滿了人,有會所里的保安、服務員、小姐,也有其他來湊熱鬧的人。

    看到方尋到來,堵在包廂門口的工作人員都自動讓開了一條道,恭敬地叫一聲“尋哥”。

    方尋點點頭,然后走進了包廂。

    包廂里,四個穿著名牌服飾,戴著名表的公子哥正坐在沙發上,叼著煙,翹著二郎腿,臉上滿是傲然之色。

    其中有兩個保安和一個服務員額頭上都流了血,還有玻璃碎渣。

    一個二十來歲,有幾分姿色的女孩子正縮在墻角瑟瑟發抖,身上的衣服被撕破了,臉上也清晰地浮現出五根手指印。

    看到這一幕,方尋心中頓時了然。

    畢竟,這一個月以來,類似這樣的事也遇到過好幾起。

    紫荊會所還算正規,里面的女人,陪酒歸陪酒,但絕不會提供出格服務。

    只不過,總有一些管不住下半身的家伙喜歡玩火。

    方尋拿出一根煙,旁邊的一個保安立即幫忙點上。

    隨即,方尋走上前,掃了眼沙發上的四個男子,淡淡地道:“誰動的手?給你們一個機會,自己站出來?!?/p>

    聽到這話,沙發上的四個男子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。

    他們本以為來的會是會所的負責人,可哪知道就來了一個服務員。

    更關鍵,這個小小的服務員竟然比他們還狂,這還得了?

    “草!一個小服務員也敢在老子們面前狂!找死是么?”

    一個身穿紀梵希黑色襯衫,面容還算英俊的男子霍然起身,沖著方尋吼了一嗓子。

    剛才在來的路上,方尋也從保安口中了解一些情況。

    眼前這個男子名叫陳俊峰,是華泰地產董事長陳華泰的兒子。

    而且,陳俊峰的大伯還是中海云盾安保有限公司的董事長。

    雖然只是一家安保公司,但里面卻養著一批兇悍之徒,而且還與中海的各方勢力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    正因如此,陳家在中海,可謂是有錢有勢,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。

    不過,在方尋眼中,這些所謂的權勢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    他師父一直以來給他灌輸的理念就是,拳頭大才是硬道理。

    方尋也一直堅信這個理念。

    更何況,他那個三分正七分邪的師父在他離開前,說了一句很霸道的話。

    “小子,此次紅塵歷練,盡情的去鬧吧,無論出了什么事,師父都能替你擔著!”

    也正是這句話,讓方尋天不怕地不怕。

    畢竟,在他眼中,師父神秘又強大,恐怕沒有人是師父的對手。

    這些思緒只是一閃而過。

    方尋雙眸微瞇,一口煙吐在了這個陳俊峰臉上,“你動的手?”

    “沒錯,就是老子動的手!”

    陳俊峰狠聲回應,“你想怎樣?”

    方尋迎著陳俊峰的目光,眼眸寒芒一閃,“趕緊向他們道歉,然后自斷一臂,這件事就算了……”

    “哈哈哈,我沒聽錯吧,這家伙腦子被門擠了么?竟敢讓陳少向這些家伙道歉,還要自廢一臂?”

    “我看這家不是腦子被門擠了,而是腦子里有坑!”

    “得罪了陳少,我看他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!”

    坐在沙發上的另外三個公子哥頓時哄笑了起來,看方尋的眼神就跟看一傻逼似的。

    門外其他來湊熱鬧的客人們本來以為方尋來了,是準備賠禮道歉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。

    可哪知道,這家伙竟然敢跟陳少硬剛。

    真不知道是真蠢,還是有所依仗?

    陳俊峰獰笑一聲,狠厲地盯著方尋,“狗東西,有種再說一遍?”

    “道歉,自斷一臂?!?/p>

    方尋冷冷地吐出六個字。

    “我道你麻痹!”

    陳俊峰怒吼一聲,直接抄起桌上的酒瓶,朝著方尋的腦袋狠狠地砸了過去!

    唰!

    音爆聲起!

    然而,就在陳俊峰砸下酒瓶的瞬間,方尋左手隨意地一抬,直接扣住了陳俊峰的手腕!

    速度快到讓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!

    “這……”

    陳俊峰頓時一愣,雙眸猛睜,猶如見了鬼一般。

    這家伙距離自己這么近,而且自己出手這么快,他是如何抓住自己手腕的?

    畢竟,他也好歹有練過的!

    “看來你是不想要這個機會了……”

    方尋輕聲說了句,然后抬眼盯住了陳俊峰。

    僅僅只是被方尋的目光一盯上,陳俊峰就感覺如墜冰窟,更是感覺自己好像被一頭兇獸給盯住了一般,隨時都能將自己撕碎!

    他使勁用力,想要掙脫,可是方尋的的手卻如同鐵鉗一般,根本就掙脫不開!

    冷汗,不由得從陳俊峰的額頭上冒了出來。

    陳俊峰咽了咽喉嚨,狠聲道:“你不能動我,我父親是陳華泰,我大伯是陳康明!”

    “哦?”

    方尋瞇眼一笑,“那又如何?”

    說著,方尋嘴角劃過一抹冷酷的笑容,左手則是宛如龍爪一般,瞬間收攏,正準備捏斷陳俊峰手腕的剎那,一道嬌喝聲從門外傳來!

    “方尋!住手!”

    話音未落!

    咔磕!

    一道清脆的骨裂聲響徹整個包廂!

    陳俊峰的手腕,斷了!

    清冷受被cao到合不拢腿玉如萼
      <noframes id="lz5n5"><listing id="lz5n5"></listing>
      <form id="lz5n5"><listing id="lz5n5"><meter id="lz5n5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<form id="lz5n5"><th id="lz5n5"></th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lz5n5">